相关文章

248人损失近2千万!宁波这个租车公司老板已被抓

昨天,新河路上的米粒新能源汽车店大门紧闭,旁边公厕保洁员说门店已经关了一两个月了

“去年2月租了台车,押金五万,租期一年,前两天去看,门店关了,人也找不到。”金报“众筹新闻”板块推出“3·15直通车”后,市民张先生向记者爆料,本想赶个时髦租台新能源车,没想到商家居然如此“坑人”。

租出去的汽车商家都不要了吗?这是家什么样的公司,有着怎样的商业模式?张先生的遭遇只是个案吗?……带着一连串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挺划算?

付五万元保证金

车子可免费开一年

张先生所说的这家“退款无门”的店铺在宁海,名叫“米粒新能源车”。记者看到了张先生和宁波米粒新能源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签订的《电动汽车租赁合同》,合同介绍了四种租赁方案,张先生选择的是方案二,租的是一台江铃E100纯电动汽车,保证金五万元,租期12个月,每月租金99元。合同约定了“到期后五万块钱按期归还”。

记者注意到,租赁合同中罗列了四种方案,车型有两种,江铃E100、江铃E200和北汽车型,保证金最低四万,最高七万元。看着这份合同,记者很疑惑,新能源车租赁市场上押金普遍不过几千块钱,而这样一份押金五万块钱的合同,张先生为什么会签?

“你租的车子,买辆新的多少钱?”

“三四万块钱吧。”

“租辆四万多的电动车,保证金要五万块,你没觉得有问题吗?”

“当时新能源车很火,大街小巷开的都是,别的地方一个月要一千多,这里保证金交得多,但因为开业大酬宾,租金全免,等于白开了一年。”张先生告诉记者,宁海这家店去年2月开业,经理又是他的朋友,他27日就签了合同。

被套了!

初步统计约有248人

交了近两千万元的押金

张先生的遭遇并非个案,记者从宁波市12345政务咨询服务中心了解到,“米粒新能源车”的投诉案例有8起,投诉的消费者经历都类似,都是交了四五万块钱的保证金,到期之后退不了钱。

“前两天去海曙环城西路那家店看了,店关了。”租期三个月、交了四万块钱押金的秦先生告诉记者,儿子刚上班,想租辆新能源车过渡一下,“车子还是旧的,这钱退不掉,那就亏惨了。”

随后,秦先生把记者拉进了“米粒新能源销售租赁客户维权群”,群成员455人,不仅有宁波的,还有杭州、舟山、绍兴、温州等地的消费者。

和张先生不同,余杭的杨女士和宁波米粒新能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签订的是销售合同。合同约定一辆江淮IEV6E型号的纯电动汽车售价64800元,杨女士需要一次性交清。记者查询后发现,同样款式的车子,扣除国家补贴和商家优惠外,售价为5.95万元。

“我签的是以租代售的合同,就是先交钱把车子买了,过两年,米粒把车子收回去,钱退给我,等于我白开了两年。”不过,记者看了杨女士的这份合同,里面并没有约定以租代售的条款。“销售口头答应的,很多人都是以租代售买的车。”杨女士说。

前天下午,一名昵称“海曙,9万,北汽,三年以租代售”的群主给记者传来了一份统计信息,详列了米粒新能源客户的押金金额和汽车取得方式,初步统计有248人通过租赁或以租代售的方式,交了将近两千万元的押金。很多已到期的消费者存在押金未退的情况,而部分消费者通过司法渠道维权。

真相呢?

一年内开了30多家分公司

企业法人代表去年已被刑拘

记者了解到,宁波米粒新能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王雪平,去年已被刑拘。

@宁波公安去年12月10日发布微博称:“根据群众举报,经公安机关缜密调查,宁波米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其法人代表王雪平等相关人员于日前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记者昨天走访了宁波市区其他两家米粒新能源车的店面,年前早已关门歇业。记者电话采访了之前的工作人员,谈起米粒新能源车的租赁销售模式,讳莫如深,不愿多说。

记者通过企业信息网查询到,王雪平于2014年10月创立了米粒财富,2016年2月成立了宁波立中赢新能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之后在一年多时间里,注册成立了30多家分公司,迅速铺向杭州、诸暨、富阳、温州、上海、常州、苏州等城市。

“米粒没关门之前对我们影响很大,我们押金两千,月租一千多块钱,他们月租全免或者只要几百块钱,这种模式对消费者来说,确实很有吸引力。”同为电动汽车租赁服务的宁波知豆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电动汽车租赁市场的赢利点,行业内是透明的,“这种高押金免租金的汽车租赁,如果没有其他利润的支撑是难以为继的。”

【消费提醒】

不合常理的便宜,莫要贪占

记者从宁波市12345政务咨询服务中心和宁波市消保委了解到,此类消费投诉不算少。去年1月,记者报道了麦喜宝购物网站的骗局,和“米粒新能源”相似。

该网站上出售的苹果手机、纸巾、洗浴产品等要比市面上贵很多,一提纸巾上千块,一款苹果6一万多,仍有不少消费者趋之若鹜。“魔力”就在于,网站会把购物款按月返还给消费者。采访中,不少消费者坦言:“贵是贵点儿,算下来等于白捡。”抱着这种心理,宁波一女士在这个网站上花了20多万元,最后网站无力返款掉坑里了。

“冷静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这种模式难以为继,不少人上当,一是占便宜,只看到了眼前的蝇头小利,没看到背后隐藏的巨大风险,二是从众心理,身边人买了,自己不买亏大了。”宁波市消保委一工作人员提醒消费者,不合常理的“馅饼”往往是陷阱。

宁波早8点联系方式